Gloomykid

自留地

虽然我奶奶是个好人,但性格和脾气是真的不好。我妈这媳妇儿也是很厉害了,这么多年和婆婆相处得安然无事,如果嫁人要碰到性格那么难相处的婆婆,我选择一辈子单身。🙃️

【怀乡病】

午后,突然爆发一场怀乡病:
酒,碗的裂纹,以及河边赤膊的中年男人。
而发髻是假的,乌蓬船是真的,
去年的灯蛾是假的,
是梅干菜的腐味重新诠释真实。

而人们说月在任何时刻滴落都足以抒怀,
是连绵的雨打湿亘古的纸月亮,
我们体内潮湿,将责任推给雨季。
而潮湿汇不成镜子,全部的历史仅止于一尾游不开的鱼。

没有锦鲤,也没有龙门,
它附身游入一支纤细墨管,误以为是故土。
而霓虹被扯下来,黑夜里,
飘着些久病无愈的诗。

我好像惹我妈不开心了。🙃️我咋那么能呢🙃️

回去的路上看到一家纹身店
忽然想在锁骨的地方纹一尾金鱼
但最后还是放弃了

昨天和马东聊天,说起最近的生活,马东说,你不是过得挺规律的嘛,为什么还睡不好掉头发。我说压力大吧,半开玩笑地说压力使人秃头。我其实没有很多人认为地那么放得开,虽然我经常自嘲,也爱说段子,但实际上我很容易焦虑,焦虑到分分钟想拿头撞墙。马东说我心态其实不太好,和她一样,心态从来没放正过。我说是的吧,三观也挺不正的,骨子里的丧。我说那些说结婚就结婚,说生孩子就生孩子的人,比我优秀多了。马东说我们大概已经是不肖子孙了,我说是吧,我也觉得。

找不到工作的话要怎么办呢。马东安慰我说,不会找不到工作的,洗盘子的工作总会有的。我说那我也要去星爸爸洗盘子,不想去路边摊。马东说,呐,你看,嘴上说着无所谓,心里还是有追求的。啊,谁说不是呢。可读了那么多年书,感觉什么都不会,愈发畏手畏脚,胆战心惊,多沮丧啊。

为什么过成这样了呢。谁知道呢。以后只会越过越难吧。

最近真的是无论睡多久,黑眼圈一点不见好,反而越来越严重。出门口罩打伞靠边走,过马路的时候觉得自己是一只老鼠。

不闻不见不说不动声色

【失乐园】

如果你来,我就分一半地给你。
那原本是自留的,
只种些零散的荆棘。

然后你来,像月光淌进枯竭的沟壑。
于是每一条河流,
都成为荒无人烟的梦境。

接着是荆棘的求欢,
催促我拔掉自己,在旧有的深渊里,
种植崭新的罂粟。

而痛疼的馈赠足以让人感激,
感激到匍匐委身地亲吻。

你是晨出的阳光,终于照射到我的大地,
一并溅开荒原的罂粟,摇曳着,
给少女裸足的脚踝,祭上血红的宝石。

林夕领进门,皈依黄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