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omykid

自留地

这一年没活好。很难过。

被工作逼疯。累了。私人生活?不存在的

感觉换了工作后更累了。累死了。累到下班后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想说了。

【旧雪】



下雪的日子

有人在生火,有人行走在天桥扶梯上

取暖该被重新定义

而远方的炊烟飘过来,

开始笼罩所有面目与对话


你写过辞旧迎新,

写过:愿为垂钓翁,不做远行客。

甚至写过:从明天起改邪归正,从旧衣兜里倒出奈何桥,也倒出六便士。

而现在你只写旧疾当愈,长安常乐。


年光正在积雪里噼啪作响

长信会落进哪驾马车?


趁着火炉残暖,深山就不必去了,

酒可以捎一点儿

夜半来访时,记得避开邻舍狂吠的恶犬









混乱的工作时间和休假时间搞得我生物钟紊乱。

不喜欢工作,一点不喜欢

不知道是工作不行还是我不行

【地铁】


阅读一本书的时间被拉长

或者 用通勤日的交通作比

会更为恰当


意识到阅读自己变成蹩脚的包袱

是车厢晃动那刻

女孩匆忙贴歪假睫毛开始的


再忍一站就到了吧

混浊空气被稀释后

会是潮湿木柜味道吗?


外婆在很多年前去世

遥远竹林生长在车门闭合的瞬间


冬季的雨下个不停

在下一站将伞落下

是早已设计好的阴谋


窗玻璃藏匿无数长镜头

它们映出每个情节

小丑的笑脸

下雪天一个人加班到很迟回家。下雪,很冷。随手发了条朋友圈。


曾经教过我的日语老师给我发了消息。她在东京,我在杭州。


瞬间就蹲下哭了。哭得嗷嗷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

你有多想去做喜欢做的事?

你做好准备了吗?

能忍受孤独吗?


不要在乎年纪,

但要考虑好外界现状给予的压力。


被问得慌的一比

活成了被谁都能教育的模样


在晴朗清晨提笔

破碎语句却源于阴冷午后


对话长满苔藓

潮湿地趴在公车车辙里


花掉一整个下午

把走过的巷名排列组合


看故事发生地迎面走来

一个撑伞的妇人眼神黯淡


婴儿车里堆满蔬菜

我开始考虑它们是否也嗷嗷待哺


疑惑是从再迈一步开始的

对路灯砸下痛感的恐惧


于是忽然怀念月光

你该归属于德彪西

而不是贝多芬


你在做什么呢

我划掉了想念与问候

写着:


冬天来了

可我的羽毛还没长好

消极厌世了

© Gloomyki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