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omykid

自留地

每天也就平均睡四个小时,正常吃一餐饭,喝两杯咖啡。去你妹的理想抱负,目前只想我妈,特想。

累到快哭出声来。感觉以后日子只会越过越难。但不准备退回去的,累死了也不退回去。

【对比】

“在黄昏,黄昏六点钟”
当日历锁起时间,进入
一个假意的细数徽章的年代

去闪耀的失眠
与孑立的星空之间
在露水与宝特瓶之间
吞吐一封陈年信

而你是一方池
是一朵英年落幕的桃花
你是人工的活色生香
装点于午夜甚嚣的地铁

想此时血液能典当多少信仰
除了在如此灿烂的晴日
托着一把新鲜的嗓音喊:
是雨水侵占天空

快餐店的冷气直扑到脸上,你对着邻座的空无一人说:我吃完了,你还想吃点什么吗?

等回答的时候,你吸了吸鼻子,冷得眼泪落下来。

做梦做到我快分不清梦与现实了。我做过什么,我没做什么,几乎是模糊的。

总是有一大段话乱糟糟塞在脑子里,想拽出它来,却总是瞬间被折断,只剩空荡荡的横截面留在那里,平滑光洁。

麻木却持续的困扰。

最近这几年是怎么回事。我以为我的桃花树早就枯死了,怎么还能开花呢。

心如古井撞上枯木逢春

真是个笑话。

一天一咖啡。残存的意志力全靠它了。

“写实主义里,爱上一个人,因为他可爱,一个人死了,因为他该死,讨厌的角色作者就在阁楼放一把火让他摔死——但现实不是这样的。我从来都是从书上得知世界的惨痛,忏伤,而二手的坏情绪在现实生活中袭击我的时候,我来不及翻书写一篇论文回击它,我总是半个身体卡在书中间,不确定是要缩回里面,还是挣脱出来。也许我长成了一个十八岁的自己会嫌恶的大人。”

这么多年,高考也好,高中也好,无论什么时候想起来都是那种摸到旧伤疤的质感。粗糙地十分现实。这几年,我到底是不是成长为了十八岁那年想象或者希望的样子了呢?

如果回到十八岁那年,最想做的是抱抱自己,对自己说“你也没有很糟糕啊。对不对。现在的我啊,或许没有变成你想要的样子。但现在的我依然摸索着呢,也希望你不要害怕啦。”

明天高考顺利呀。十八岁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