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omykid

自留地

做梦做到我快分不清梦与现实了。我做过什么,我没做什么,几乎是模糊的。

总是有一大段话乱糟糟塞在脑子里,想拽出它来,却总是瞬间被折断,只剩空荡荡的横截面留在那里,平滑光洁。

麻木却持续的困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