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omykid

自留地

昨天和马东聊天,说起最近的生活,马东说,你不是过得挺规律的嘛,为什么还睡不好掉头发。我说压力大吧,半开玩笑地说压力使人秃头。我其实没有很多人认为地那么放得开,虽然我经常自嘲,也爱说段子,但实际上我很容易焦虑,焦虑到分分钟想拿头撞墙。马东说我心态其实不太好,和她一样,心态从来没放正过。我说是的吧,三观也挺不正的,骨子里的丧。我说那些说结婚就结婚,说生孩子就生孩子的人,比我优秀多了。马东说我们大概已经是不肖子孙了,我说是吧,我也觉得。

找不到工作的话要怎么办呢。马东安慰我说,不会找不到工作的,洗盘子的工作总会有的。我说那我也要去星爸爸洗盘子,不想去路边摊。马东说,呐,你看,嘴上说着无所谓,心里还是有追求的。啊,谁说不是呢。可读了那么多年书,感觉什么都不会,愈发畏手畏脚,胆战心惊,多沮丧啊。

为什么过成这样了呢。谁知道呢。以后只会越过越难吧。

最近真的是无论睡多久,黑眼圈一点不见好,反而越来越严重。出门口罩打伞靠边走,过马路的时候觉得自己是一只老鼠。

评论(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