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omykid

自留地

【怀乡病】

午后,突然爆发一场怀乡病:
酒,碗的裂纹,以及河边赤膊的中年男人。
而发髻是假的,乌蓬船是真的,
去年的灯蛾是假的,
是梅干菜的腐味重新诠释真实。

而人们说月在任何时刻滴落都足以抒怀,
是连绵的雨打湿亘古的纸月亮,
我们体内潮湿,将责任推给雨季。
而潮湿汇不成镜子,全部的历史仅止于一尾游不开的鱼。

没有锦鲤,也没有龙门,
它附身游入一支纤细墨管,误以为是故土。
而霓虹被扯下来,黑夜里,
飘着些久病无愈的诗。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