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omykid

自留地

【饮酒令】

你以历代的春光敬我,
喉头处吞咽声破碎,
砸在地上,一如清明的祭礼。
而我杯盘狼藉,
被迫拙劣交接
回暖的气温与泥土。

于是,我将身藏于烛台之上,
避开闪电和雷,或者是渐长的良宵。
可你仍将酒杯递过,
急切地想要点燃灰烬。

总有一部分消失被认为理所应当,另一部分则被要求作为启程的祝词。
所以玉笛成为禁物,
新柳也是。

而你我从来都不是新的,
换盏以后,那些令人微醺的丰富晦涩
不过旧日拧下的盐。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