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omykid

自留地

太恶心了。恶心到似乎能看到苔丝,玛丝络娃,房思琪同时在你面前把“人之初性本善”撕得稀烂,却没有酣畅淋漓,反而更加作呕的那种恶心。

这和《洛丽塔》还不一样。安娜贝尔是甘愿拔节的早熟之果。过早的红意味着过早的溃烂,亨伯特之于她或许只是一针催熟剂而已。这反倒使得亨伯特畸形的爱透出些“不甚合理”的钟情来。

以爱的名义和以欲望的名义伤害人是一样可耻的。只不过后者更让人唾弃罢了。唾弃坟墓的那种唾弃。咬牙切齿。

把洛丽塔从瞭望塔上狠狠地推下来,享受她掉下来时的尖叫,而以此得来快感。
从此对“一树梨花压海棠”和“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恨之入骨。

评论

热度(1)